私享观点|中村修二:东亚教育=浪费时间(下)

  • A+
所属分类:英语技巧

今天,大年初五,闲来无事,隐庐君将继续带领大家扒一扒前段时间读到的中村修二谈东亚教育之弊端的最后一部分。

中村指出影响近代工业化的起源在西欧,因此不论是经济社会还是教育体系,西欧都有具有先发优势,因为他们经历了比较和缓的自然进化发展期。而东亚国家是被裹挟进现代社会的,为了追赶其他国家,在工业体系上无一例外地采取了国家层面上有计划的指导下的发展。日本的工业化要归功于通产省的官僚们,韩国则是政府支持几个财阀来配合整个发展计划,至于中国则是五年计划。

我们熟知的五年发展计划
这种国家层面的追赶体现在教育体制上,就是假定某个机构可以准确地预测某个年纪的孩子需要掌握什么样的知识,某种考试可以选拔出什么样的人才等等。而具体到学校和学习的具体操作上,为了适应工业化的人才需求而专门设立的东亚教育制度,比起自然发展的西方体系来说,更有工业化追赶期那种对效率的疯狂追求。这样,这些后进工业国的教育体系,反而比前驱工业国更像工厂的流水线一些。在提高生产效率方面,值得一提的是20世纪初风靡美国的泰罗制管理。
泰罗制由美国工程师弗雷德里克·泰罗创造的一套测定时间和研究动作的工作方法。19世纪末20世纪初始在美国以及西欧国家流行 其基本内容和原则是:科学分析人在劳动中的机械动作,研究出最经济而且生产效率最高的所谓“标准操作方法”,严格地挑选和训练工人,按照劳动特点提出对工人的要求,定出生产规程及劳动定额; 实行差别工资制,不同标准使用不同工资率,达到标准者奖,未达到标准者罚,实行职能式管理,建立职能工长制,按科学管理原理指挥生产,实行“倒补原则”,将权力尽可能分散到下层管理人员,管理人员和工人分工合作。
将泰罗制发挥到极致的富士康
中村认为东亚教育制度堪比泰罗制工厂,两者之间存在高度一致:制定很高的学习量和需要考核的大量知识点、选择成绩好的学生组成重点学校、全国统一的考核标准、大量考试形成的刺激性奖惩、还有学校内部的各种打鸡血活动。学校目标也是要发挥学生的潜能,每分钟都要致力于得到最好的成绩。批评这种教育体系的人经常说,孩子好像是流水线上的工业制品,或者说,学生是老师的童工,他们的成绩就成为老师的绩效,所以师生的利益关系经常不是一致的,是相反的。这并不是简单的激愤之词,而是有一定的内在逻辑。
这种教育上的泰罗制,本质上是把学生当成体力工作者来对待。对于体力工作者,因为他们的工作状态是可见的,所以工厂管理比较容易,对他们的要求是“把事情做对”,而不是“做对的事情”。而现代学生呢,更像是“知识工作者”,他们不生产有形的东西,而是生产知识、创意和信息,谁也看不出他们到底在想些什么,而且从培养目的上也是要大多成为知识工作者。学生时代的真正成果,不是他们交上去的作业和考卷,而是他们所真正学习到和思考的内容。这些在技术上是无法进行严密督导的。
华为被卡脖子事件越发突显培养知识创新者的重要性
所以要成为好学生,不是像体力劳动者一样忠实地完成老师的作业,而是要像知识工作者一样“做好该做的事情”,这就需要具有极大的主动性和自由度。悲剧的是,由于东亚教育体制的工业时代基因,他们是用训练体力劳动者的做法,来培养他们心目中未来的学者和企业家,这不免就南辕北辙了。在文章的最后部分,中村还对东亚教育的未来进行了展望。在他看来,不可否认长期以来东亚教育体制是利大于弊的。尤其在工业化时期,这种教育制度为新建立的工业短期造就大量可用的工人和初级工程师。所以东亚各国在20世纪的飞速发展,这种教育体制有很大贡献。但随着技术和经济的演变,这种体制就变得越发不合时宜。
这一点可以类比成苏联时期的重工业。在这种体制下,采煤业是为了冶钢,冶钢是为了机械业,而机械业又是致力于生产采掘和冶炼机器,这样形成了内部的自我循环,无视市场和竞争的实际需要。这种重工业在苏联的工业化时期,确实制造了大量本来缺少的工业制品,很有用处。但是到了某个发展阶段,其缺乏效率和国际竞争力的弱点就暴露出来了。现如今,苏联这个曾经的第二工业强国,他的汽车工业、机械工业还有什么价值呢?同样,东亚教育体制曾经批量培养出的大量标准化人才,不是也将会在新时代里变得越来越没有价值么?
轻重工业严重失衡的苏联
更有甚者,为了逃离这种体制,很多东亚家庭送孩子去欧美留学,可是除非他们留在国外,如果回国就业,海归们还是要以他们毕业的各种学校为求职砝码,这就又陷入了比较学校名气的漩涡。
所以托福、SAT这些美国考试制度, 在东亚也无形中被融合到富有东方风情的应试主义和学历主义的体系里。不禁想起钱钟书先生曾这样说过中国文化的特殊性,大意是任何舶来的新事物到这里都会被同化。
这种体制由于造就了多个既得利益阶层,所以很难撼动,甚至会像上面说的苏联重工业综合体或印度种姓制度一样,至死方休。苏联时期的重工业不停地制造对社会无益的武器,形成一个利益相关势力,浪费了大量社会资源,直到整个国家体制崩溃。而印度种姓制度,从佛陀时代就饱受批评,却一直祸害了印度几千年,直到今天还是印度前进道路上的巨大障碍,就是因为背后有大量的高种姓的既得利益者。
东亚的教育体制一方面养活了庞大、低效率又思想陈旧的各类公私教育机构,这一点类似苏联工业集团;另一方面,通过对学历的看重,占据社会中高阶层的,多半都是最适应这个体制者,而这个阶层又通过在应试教育上的更多支出,保证自己的下一代在这个考试体系中也能脱颖而出,从而把自己在社会地位上的优势又传给了下一代。这个急需改革的体制,就这样在各个社会集团的共谋下愈发僵硬了。
以上,即为中村先生对东亚教育的近距离观察,不得不承认他的不少观点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东亚教育存在的种种核心问题,这些问题很多源于东亚国家的历史、文化、传统与现代观念之间的碰撞,在今天听来仍震聋发挥。此外,值得一提的还有东西方文化观念的不同,东方重视集体教育,而西方重视个体教育,也深刻影响了教学理念的不同。无论如何,中村的看法也只代表他一家的看法,我们吸收其合理面即可。至于东亚教育的未来与出路是否真的如此悲观?读者诸君,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此不再赘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