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享观点|中村修二:东亚教育=浪费时间?(上)

  • A+
所属分类:少儿英语

最近,一篇题为“东亚教育是浪费时间,所有人都深受其苦”的文章吸引了我的眼球。一时间,非常好奇,很想知道这位竟敢冒天下(jiang)之(le)大(da)不(shi)韪(hua)作者是何方神圣? 于是,便上网百度了作者中村修二(ShujiNakamura),发现他和另外两位日本科学家因发明了“高效蓝色发光二极管”获得了2014年诺贝尔物理学奖。与中村所取得的成就相比,更吸引我的是他的教育经历。百度得知中村是位非主流,较为另类的日本科学家,他出生于普通渔民家庭,考试能力也平平,上了日本三流大学德岛大学,但他的动手能力与自学能力极强,完全凭借后天的努力,成功咸鱼翻身,现担任美国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工程学院材料系教授。中村修二
从中村体制内与体制外的双重身份看,他显然是有资格谈论东亚教育的。从中村的文章看,虽然他也成长于东亚教育体制下,但对这一体制显然是没有什么好感的,字里行间都在质疑和批判。那么,中村的看法“东亚教育=浪费时间”究竟有多少合理性?他是为了博人眼球而大放厥词,还是论据充分?今天,隐庐君就带领大家追随中村的步伐,扒一扒东亚国家的教育。 众所周知,东亚的教育体制(中日韩三国)是比较特异的,经常是得到局外人的赞赏和局内人的诟病。中村指出,日本的教育体制已经相对算这三国里比较宽松的了,中国就别提了,老师、学生、家长,所有人都深受其苦(真是中国家长的日本知音)。至于韩国也是以极端的应试主义和学历主义闻名的。中村以韩国为例:
首尔大学(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高丽大学(Korea University)和延世大学( Yonsei University)总称为“SKY”,韩国最大规模企业的总裁们,70%是这三所大学的毕业生,而80%的司法机构、公务员来自这三所大学。韩国孩子几乎都要上补习班,2009年韩国补习班获利总额约73亿美元,这比三星电子的盈利还多,教育支出庞大是韩国人不敢生育更多孩子的最大原因。(比起某国,韩国的数据算啥,建议中村研究下某国的数据)
首尔大学图书馆 中村接着指出,现代东亚教育是个畸形儿,它是现代教育体系原有的普鲁士基因和东亚儒家和科举传统的结合。儒家和科举传统,我们再熟悉不过,那么,什么是普鲁士教育体系呢? 现代教育体系最早是18世纪普鲁士人最先实施的。普鲁士人的初衷并不是教育出能够独立思考的学生,而是大量炮制忠诚且易于管理的国民。他们在学校里学到的价值观让他们服从包括父母、老师和教堂在内的权威,当然,最终要服从国王。不可否认普鲁士教育体系在当时有着很大的进步意义,它创造了成千上万的中产阶级,让德国一跃成为成为工业强国,但它的弊端也是明显的:该体制阻碍了学生进行更为深入的探究,对他们独立思考的能力有害无益:
在标准化课程表的禁锢下,原本浩瀚而美不胜收的人类思想领域被人为地切割成了一块块、一块块便于管理的部分,并被称为“学科”。同样,原本行云流水、融会、融会贯通的概念被分成了一个个单独的“课程单元”。但时过境迁,如今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物质生活高度发达,社会已不再需要那么多顺从且遵守纪律的劳动阶层,相反,它对劳动者的阅读能力、数学素养和人文底蕴的要求越来越高。
当今社会需要的是具有创造力、充满好奇心并能自我引导的终身学习者,需他们有能力提出新颖的想法并付诸实施。普鲁士教育体系与这一社会需求背道而驰:如今的教育完全忽视了人与人之间异常美妙的多样性与细微差别,而正是这些多样性性与细微差别,让人们在智力、想象力和天赋方面各不相同。普鲁士教育
现代东亚教育一方面吸收了普鲁士体系外,另一方面又不可避免地混杂着儒家传统和科举制度。东亚国家对大学入学考试,总是会和长期的科举传统混在一起。众所周知,科举制度曾是东亚国家古代选拔人才的最佳制度,它以最小的冲突完成了社会管理者的选拔,且完成了一个以智力取代门阀的准绳的建立。如果要和科举类比的话,现在的对应物应当是公务员考试或者某些大公司的入职考试。因为这些考试和科举一样,是需要选拔出已经训练有素的成年人,马上就可以从事某些工作。大学入学考试,目标则是要选出可塑性强而又有志向者进行下一步的教育,这样的人要好像从熔炉里取出的液态玻璃,可以旋转拉长,可塑性极强。而科举考试得到的人员,则要像上了釉彩的出窑瓷器,马上就可以使用,但是如果你做什么改动,不是破裂就是刮伤。 中村高度怀疑考试在选拔人才上的重要性:“古代的科举对人才的遗漏尽人皆知,而现代不管哪种考试,能考得出考生的兴趣、志向、想象力和实际操作能力吗?”他以代数为例:
在学习代数时,学生们多半只专注于在考试中获得高分,考试的内容仅仅是各单元学习中最重要的部分。考生们只记住了一大堆X和y,只要将X和y代入死记硬背的公式,就可以得到它们的值。考试中的X和y体现不出代数的力量及其重要性。代数的重要性及魅力之处在于,所有这些X和y代表的是无穷的现象和观点。在计算上市公司的生产成本时使用的等式,也可以用来计算物体在太空的动量;同样的等式不仅可以用来计算拋物线的最佳路径,还可以为新产品确定最合适的价格;计算遗传病患病率的方法同样可以在橄榄球赛中用来判断是否应该在第四节发起进攻。
隐庐君最不擅长的数学,看不懂不要找我
中村所举的这个例子生动地说明了数学思维能力和数学解题能力的差异,值得我们深思。传统应试教育培养的学生可能数学解题能力很强,但不代表着就能掌握数学思维的能力,于是便出现了很多所谓高分低能现象。数学思维能力乃是一种更高阶的能力,它是将数学应用于不同生活场景,实现知识迁移和转化的能力。具备数学思维能力的人,数学解题能力一定不会差,反之则不成立。 接着,中村比较了中美两国对于考试的不同做法:
虽然考试是很重要的,但是社会必须能认识到考试的极大局限性,并削弱它在选材中的位置。美国的教育制度以双保险的方式抑制学生在在考试上过分浪费精力:其一,SAT的考分只是录取考量的诸因素中的一项,过于重视SAT是不明智的;其二,SAT每年有6次报考机会。中国的教育制度则以加倍的方式促使学生浪费青春:其一,高考分数是录取与否的决定性因素;其二,高考一年一度。
由于篇幅限制,中村对于东亚教育的真知灼见还有很多。我们下期接着分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