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拍抖音(一个医生决定出道:上班救人,下班拍抖音……)

  • A+
所属分类:百科

怎么拍抖音

戴口罩的第二年,民众群体的健康意识已然觉醒。
 这场疫情带来了一次史无前例的健康教育,人们对于健康的认知更加深刻、对自身的健康状况更加关注。 在这个充满不确定的年代,总有一些人愿意站出来,给被信息裹挟的人们吃下一颗定心丸。

田家婶子已经走了十几年,兜售“奇迹”的医骗仍然生意兴隆。
 
田艳涛是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胰胃外科病区主任,十几年前,他在农村老家的婶子病了,当地的医生说是“胸壁上长了个瘤子”。
 
村子里出了个在北京大医院当大夫的后生,谁家遭了病,都会找田艳涛,他也总是事必躬亲。家里老娘有交代,“老家人找你看病,再忙也要照顾”。
 
但是,田艳涛还没来得及为婶子安排治疗,她就被人骗走了。
 
挂号时,婶子遇到两个陌生人,陌生人说你的病和我一样,在这里医生只会给你做手术、化疗、放疗,你和我走,吃几副中药就能治好。婶子信了,被带到北京西站附近的一个小铺子,花大几千块钱买了两大编织袋的“中药”。
 
“说是中药,估计就是一些烂草根!”事情过去了许多年,但田艳涛心中的悲愤没有减轻。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胰胃外科病区主任 田艳涛
没过半年,婶子过世了,但在田艳涛心里,这事儿没完!
 
他拣到过一些“黑诊所”散布的小卡片,上面大多是“不开刀、不化疗、不住院”云云。多年的临床经验,田艳涛很清楚,这样的字眼对于癌症患者意味着什么。
每当患者向他询问自己的病情,脸上的不安和言语里的混乱一览无余。

虚弱、疼痛、灰色、奄奄一息……这些对癌症的刻板印象,让很多人在从医生手里接过诊断书,被宣布生命可能进入倒计时时,人生从此不同。
与癌共舞的工作中,田艳涛有过种种见闻。时常有人确诊癌症后打算跳楼自杀,也见过那些不愿治疗的人,比起癌症,他们更厌倦月复一月的化疗,以及像牢房一样的病房。
不久前,田艳涛的一个老朋友在体检中查出了早期胃癌,仿佛一瞬间坠入人生低谷,从那天起,他便不停地接到朋友的电话。

朋友的声调变得很低,但田艳涛却总是说说笑笑:“你可真幸运。”朋友说他幸灾乐祸,他却摆事实讲道理,“早期胃癌5年内的存活率有95%,四期的存活率只有5%,你说你是不是幸运?”
在他看来,人们对癌症的误解由来已久,突如其来的恐惧大多是因为信息的缺失,很多时候,越了解越坦然。
 
与患者心中相似的犹疑也徘徊在病患家属脑海中,被扭曲的癌症,让他们总是欲言又止。

2011年,田艳涛在美国德州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做访问学者。
 
一天,他与教授一同出门诊,一个胰腺癌肝转移的老太太很优雅地问教授:“我还有多长时间?”
 
教授耸耸肩,说:“我不知道,可能两个月,可能三个月。”
 
田艳涛无法想象这样的对话发生在中国,在他深耕癌症医学的30年中,有80%的家庭会选择隐瞒或者善意的谎言。当重病来袭,很多家属遇到的第一个难题不是如何治疗,而是是否告知。
 
在国内,他时常遇到这种情况:家属挂好了号,最后却没出现,因为家属怕病人知道真相,所以去了其它综合医院。
 
“相互打哑谜,最后实现不了治疗效果,这多可怕?”田艳涛说道。
 
在他遇到的成千上万的病例中,甚至有家属至死都向患者隐瞒病情。

欲盖弥彰之间,患者增添了很多无谓猜疑。越是遮掩,肿瘤在患者心中越是变得深不可测,所以当一部分病人后来得知真实病情后,有可能因为缺乏足够的心理准备,导致和疾病斗争的意志全面崩溃。
 
田艳涛希望可以通过科普的方式,减少人们对癌症的误解。2013年,他主动找到北京卫视《养生堂》节目,开始了他的医学科普之路。后来,他还陆续出版了《漫画胃癌防治》等科普书。
 
2020年4月27日,田艳涛入驻抖音,发布了第一条视频。视频中,他说:
 
“从今天开始,大家会在抖音里看到我(发布的)有关肿瘤预防和治疗的小视频,有关胃和胰腺方面的困扰,给我留言,我们一起努力。关注我,‘胃’你好。”
 
在日常问诊的过程中,遇到典型的病例,他会在征得病人同意的基础上,打开支架上的手机,录制视频。
每当遇到拿着家人病历簿走进诊室的家属,他心里便有了底:“是不是怕他接受不了。没关系,我来跟他讲,我能够让他接受。”

此时他的身上多了一层布道者的身份,不厌其烦地通过一段段视频传递关于癌症的理念,他希望患者可以以平常心面对并正确施治。
 
事实上,告知并不一定会击垮病人的心理防线,最终击垮人的大多是疾病本身。田艳涛引用中国工程院院士樊代明的话,将癌症比喻为千年古树上的斑,虽会留下痕迹,但不会影响树的生长。
 
他的视频内容从预防、自查、化疗再到心理,有着万变不离其宗的从容。“我希望能将对科学的信心传递出去,因为只有医患双方彼此理解、信任,才会在治疗中配合得更加默契,从而事半功倍。”田艳涛说。
 
现在,在他的病人中有1/3是抖音粉丝,医疗科普搭建起信任的桥梁,慕名而来的患者与医生也多了几分交情。
 
“哪怕他跟你没有过接触,但他已经通过抖音了解了你的理念,看病前已经研究过你合不合适。当他决定让你治的时候,就会相信你的决策。”
 
拍抖音一年多,田艳涛发现病人的依存性变高了。在田艳涛看来,抖音成了连接医生和患者的“最后一公里”。

据世界卫生组织2020年公布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中国胃癌新发病例47.8万,占全球新发病例43.9%。
 
胃癌夺去了太多中国人的生命,所以作为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布的首批健康科普专家,田艳涛深感责任重大。几乎每一个进入他诊室的人,都会被告知他的抖音账号,他不拔高自己正在做的事,而是开玩笑说:“这一年我很关注抖音,天天都想涨粉丝。”
 
想红的医生不止他一个,想红的原因却有很多。
 
程才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心外科副主任医师,在他的日常中,这样的对话时有发生——
 
“你就那么想出名吗?”
 
“对,我想出名,我想成为中国最有名的心脏外科医生。”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心外科副主任医师 程才
2020年的除夕夜,程才如愿以偿,一夜成名。
 
那天晚上,他在武汉。
 
科室里的年轻医生被抽调去了隔离病房,程才留在心外科照顾没出院的病人,并随时等待去前线支援——他当时的工作之一是在危重症病人上ECMO(为心肺功能衰竭患者提供持续的体外呼吸与循环的设备)时帮对方切开主动脉。
 
那个除夕之夜,武汉很安静,零星听到几声爆竹声,程才想提振同事们的士气,拍了两个视频,未成想,医生们加油打气的声音飞出荆楚大地,在最艰难的时刻,传到了同样没有放弃的国人耳中。
 
第一个视频被湖北当地媒体传到抖音后,获得了两亿的点击量;

第二个视频先是冲上了微博热搜,之后被《人民日报》转到抖音官方号上,同样在短时间内引起了几亿人的关注。

那一次,手术室外,吃着柴米油盐的医护们罕见地成为人们视线的焦点,这也是程才想要被看见的原由。
 
然而,一夜成名的故事发生在一千夜之后。
 
2005年,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读完本科与硕士,程才赴瑞士洛桑大学中心医院学习,师从欧洲知名胸外科专家。
 
他花5年时间获得了医学博士与生命科学哲学博士双博士学位,优渥的瑞士中产生活已近在咫尺,但他还是选择了回国造就一番事业。
 
回国之后的日子过得波澜不惊,病人很少主动找他,大多是上级医生分来的,家属的问题大同小异,了无新事,并无作为。
 
他找瑞士教授诉苦,教授的一番话点醒了他:别用两年去界定自己是失败的,另外,病人的信任不会从天而降,要自己去争取。
 
比疾病更可怕的是不被信任,想要与患者建立牢固的关系,医生必须刀刃向内。

几年前,他遇到一个心脏衰竭的女孩,尽管手术顺利完成,但恢复过程中的症状让女孩的父亲揪心。
 
女儿住院的第19天,父亲在病房留言簿上写下一首《如梦令》:
 
医护虚浮不力
家属唉声叹气
敢问众医生
可有医德,医技
同济 同济
唯有浮名功利
 
细心的护士看到留言后,将它拿给了程才。程才事后回忆道:“我看到时,吃了一惊。这样质疑、嘲讽的诗词还是第一次见到。我能理解家属的焦虑,但这种表达方式让人汗颜、直戳人心。”
 
身份赋予医生一种崇高与神圣,也让他们还没有遇到医术的瓶颈,就已经遇到人心的瓶颈。
一天后,程才主动找到了这位父亲,将自己搜索到的国内外相关病案资料与之分享,并深入浅出地讲解。
 
期间将麻醉科同事的诗拿给他看:
 
医术不是神技
救治竭尽全力
医患心连心
沟通弥合分歧
同济 同济
携手创造奇迹
 
“他高兴地与我交流,还指出了平仄的不足。距离拉近了,他的信任也多了。”程才回忆道。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医患之间的矛盾就在沟通的韵律中消弭。
 
对于大多数患者和家属,面对疾病,除了祈祷无能为力,此时,希望和压力一同投射在医生身上,对医生这一职业也就很难公允中正地看待,隔阂便油然而生。
 
在沟通的盲区中,医患都是弱势群体出于相互的不理解、不信任,双方有时会发生矛盾、纠纷,甚至演变为肢体冲突。
 
然而,医生不是神明,白大褂之下,他们也只是一群普通人。程才说:“我想让大家看到一个真实的医生是什么样的。他怕风险,也怕累,想赚钱,也想过好日子,他不是坏人也不是圣人,就是一个有喜怒哀乐的普通人。”
 
在抖音一夜成名之后,他的视频里充斥着医生的日常:
 
从早上到第二天凌晨,连续做四台主动脉夹层手术,然后独自穿过空无一人的走廊;
 
某天做完十个小时的手术,跷二郎腿看其它医生缝皮,说这是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刻;
 
冬天凌晨赶到医院做急诊手术,熬最深的夜,吹最冷的风,他说病人惨,我也好惨;
 
打球崴了脚,一瘸一拐地出现在画面里,他还向网友展示问麻醉医生借的电动小车;

一台手术用掉上百条血管缝合线,8个小时,一针一线,从阎王手里要人;

……
 
他觉得这些视频有助于病人了解医生的处境,也有助于换位思考。
 
虽然他暂时还无法量化这些视频的作用,但至少,评论中有人说“才哥这个号很好地让外人了解了医生的工作”,也有大一的医学生留言道:“看了您的视频,我对未来自己想成为怎样的医生有了更确切的想法。”
 
程才很清楚,自己的抖音短视频不是治病救人的万金油,但可以充当医患之间的润滑剂,医生与患者的关系在平台缔结下,开始以全新面目揭示和呈现。

 
另一些医生在抖音科普的目的,则是让大家走出伪科学的误区。
 
多年前,北京协和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孙秋宁参与了农村扶贫计划,在培训基层医生时,她发现“很多患者的病痛没有及时治疗,给他们和家属造成了很大痛苦。”
 
在互联网时代,信息传播快速而广泛,人们的认知能够被迅速地刷新。与此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泥沙俱下,伪科普和不实信息也无孔不入,一些谣言在一次次转发中被奉为圭臬。
而时代背景下,皮肤问题成为“神医”挥洒的舞台,人们需要专业的人出来说话,于是,孙秋宁萌发了做医学科普的念头,“这和治好患者同样有意义。”她说。
 
北京协和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 孙秋宁
2020年,是孙秋宁在协和工作的第36个年头,她在抖音简述了自己的从业经历,在评论区中,几个医生同行留言:“孙老师是协和皮肤科著名专家,广大网友有福了。”
 
自那以后,孙秋宁共发布了700多条科普视频,内容包括荨麻疹如何根治、汗疱疹如何处理、如何正确涂抹护肤品……她的帐号如同一本应对皮肤问题的百科全书,将一些民间偏方和养生误区渐渐驱逐出人们的认知范畴。
 
正所谓“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之所以“热闹”,是因为大众是有兴趣了解更多医疗、保健、养生常识的。但学术门槛在大众科普与专业医疗间形成了障碍,导致知识的产出与获取之间出现了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
孙秋宁所做的,就是在“热闹”之上努力制造“门道”。
 
“我其实可以把一件很平凡的事形容得很热闹,但在这里我想直接切入主题,告诉大家该干什么。”孙秋宁说。
 
“专业教科书里讲皮肤的生理结构、各种疾病,但却没有告诉任何人怎么用面膜、每天用几次洗面奶、防晒霜到底用不用抹……你来医院,我可能没时间跟你说洗脸的事,告诉你这是牛皮癣,该抹什么药。”
 
因而,她的科普视频总是力求让网友听得懂、学得会、用着灵。
 
13个月过去,孙秋宁依靠朴素且准确的表达收获了340万抖音网友的信任。

她表示,以前,有一半的病人都是因护肤品使用不当前来就诊的;现在,他们接受了专业的医学知识科普,转变一天天在发生。
 
这些转变令孙秋宁很高兴。“病人能在诊疗之外获得正确的信息并从中获益,这让我很有成就感。”孙秋宁说。
正如孙秋宁所说,互联网时代,诊室里的医生们借助科技平台,有了打破疏离的机会,医患之间增加了连接,让缺乏医学常识的普通人能在遇到一些病痛、听到一些说法的时候,具备基本的判断能力。
 
医之为道大矣,医之为任重矣。有为者总是成群结队而来,在抖音,这样的网红医生创作者还有很多,各有坚持,也各有所为,比如徐州市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曹健锋、北京协和医院儿科主任鲍秀兰等等。 
如今,随着疫情转向持久战,医学科普的需求不仅没消失,反而在进一步放大。

技术降低了参与门槛,无论身处何地、何时,医生都能为患者打开一扇窗,每一个窗口背后都是无可计量的目光。
 
上班看诊,下班拍片,正在成为一些医生的日常。在互联网流量至上、速度至上、爆款至上的游戏规则下,这些抖音上的专业医生是一群坚持专业、始终务实的“异类”。

他们把基本的医学世界呈现给普罗大众,让疾病回归疾病本身,共同拾柴燃火,照亮一个去冷漠、去成见、去惶恐的新世界。
最人物 有人的地方,就有最人物。 923篇原创内容 --> 公众号
大师汪曾祺屠呦呦丨钟南山
赴美儿童丨1994传奇录
中国网红20年丨请回答,2008
周深丨紫禁城往事丨田震悲欢李雪琴 | GAI爷只认钱李诞的困局丨上海名媛丨中国好歌曲张学友丨李宗盛丨陈奕迅丨张艾嘉
败诉的孙杨·消失的刘翔·老去的姚明赵雷丨朴树丨许巍丨李健丨王菲
王小波丨黄家驹丨张国荣
胡歌丨陈道明丨李荣浩丨张译
中国摇滚丨周星驰丨穷人韩红
上班看诊
下班拍片
?

怎么拍抖音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