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登高赏析(杜甫《登高》—赏析)

  • A+
所属分类:百科

杜甫登高赏析

时代诗词社
《登高》 
登高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此诗写于公元767年秋天的夔州(今重庆奉节),杜甫时年55岁,三年后的770年杜甫去世于湖南衡阳一带。后世诗家将《登高》列为唐诗七律的压轴之作。
诗开篇点出“风急天高”,“渚清沙白”,极度简洁地直观交代了诗人眼所见,耳所闻。看似平淡无奇,须知“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风萧瑟,猿哀鸣,飞鸟盘旋,环境即心境,诗人的心境可想而知。
这样的心境下,诗人环顾四周,却见落木萧萧,长江东逝,落木意味着凋零,长江的流水如流逝的年月,自755年安史之乱,杜甫流落已12年了。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乍读无味,细嚼落泪。何为“客”?独在异乡为异“客”也,“客”死异乡之客也。何为“台”,早于杜甫的陈子昂在幽州歌“台”写过: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晚于杜甫的辛弃疾在郁孤“台”写过: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读者想到“客”看到“台”就已经感受到扑面而来的飘零与哀愁,更何况诗人是自己去“作客”去“登台”呢?
生命不长,哪怕一次“作客”,已是人生苦涩的际遇,而诗人确又偏偏是“常作客”,“登台”本就怆然,有几个亲友结伴也好,而作者偏偏又是“独登台”。
哎,常作客就常做客吧,春天自不待言,夏有繁花冬有雪,也可纾解乡愁,可怜的诗人竟又是在这悲寂寥的“秋”天去“常做客”;哎,独登台就独登台吧,若是身体健康无恙去登台也算是运动了,可怜的诗人又是在“病”中独登台。秋就秋吧,可是“悲秋”实在是让人伤怀难以自己,而诗人却是飘零在“万里”悲秋中;病就病吧,可是“多病”却不能不让人愁肠满结,而诗人却挣扎在“百年”多病里!
烽火战乱中,忧国忧民的杜甫目睹山河破碎,人民颠沛流离,诗人自己也流落到西南而穷困潦倒,安史之乱已经结束,战乱的余波仍未平息,诗人也仍旧没能如愿回乡,这多舛的命运之“艰”,这曲折的人生之“艰”,这离乱之“苦”,这国破之“恨”怎能不让诗人“繁双鬓”?风烛残年的诗人刚刚戒了酒,所谓“新停浊酒杯”,戒酒的原因,诗人交代的很清楚,因为“潦倒”,不喝酒的诗人还怎么拿笔?
????

时代诗词社

杜甫登高赏析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