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子黄时雨(梅子黄时雨)

  • A+
所属分类:百科

梅子黄时雨

很少有雨的名字能够和花草联系起来的,一旦能够和花呀草呀果呀联系起来,总是美丽飘逸且引人浮想联翩的。梅子黄时雨,就是俗称的梅雨,让人首先想到是梅的气息、梅的成熟、梅的丰润。那个写“梅子黄时雨”的词人,也就是曾被称誉为“贺梅子”的宋代贺铸,就是因为他在《青玉案》一词中写下了这样的名句:“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让我佩服得不得了,梅雨这个词是不是他最先发明的,无法考证,据说是因为失意和困顿他才写到这样精美的句子的,对此,我总是半信半疑。在我看来,梅子黄时雨,是成熟和丰收的象征,是温润和平和的象征,哪里有失落和困顿?梅雨在我的心目中声音是柔和的、形象是安静的、气息是温润的。
我喜欢看雨像玉珠一样,绵绵不绝。我不喜欢狂风暴雨,不喜欢山呼海啸,我喜欢安静的雨水顺着窗子玻璃不断地绵延,把门前的青苔染出更深的绿意,梅雨就是这样的。梅雨在江淮地区的滞留时间很长,一会儿往南,一会儿往北,一直在江淮地区徘徊,因而总是绵延不绝的。梅雨季节的气候,是夏天里的最适宜的气候,一扫夏天的闷热和烦躁,这场雨,使得夏天没有了那种极致的闷热,也没有秋天里的萧疏。这使得我这个本来不喜欢阴雨天气的人,也变得喜欢这场没完没了的梅雨了。
梅雨是有耐心和弹性的,最适合打在芭蕉上,打在桑叶上,打在老家黑色的小瓦上,不紧不慢,舒缓有致,弹奏的是简单而厚实的音节,平添了几份农家的安逸气息。梅雨季节是闲适和舒展的,如果老牛恰好不用在雨中耕作,而是窝在自己的牛棚里眯着眼睛吃草,一边满足地打着饱嗝,一边扑闪着耳朵,我以为生在唐朝的画家戴嵩会惊喜地捉笔写生的,(他向来以画牛著称,他的画牛和韩干的画马同样著名。合称「韩马戴牛」),只是,戴嵩如何用画笔来体现雨声,肯定让他为难了。而隔壁的老奶奶有这样的本事,在闲散的雨声中,老奶奶会摇着她那架闪着油光的旧纺车,吱吱嗡嗡地纺些线,据说是用来织粗布的,这声音也和雨声混合在一起,分不清彼此,我喜欢听这样的声音,少年时的我,经常听着听着就能够睡着了。
梅雨季节,正是夏天熟透的季节。虽然我至今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植物都在生长,都在成熟,怎么唯独让梅子占了先机,我不知道如果没有梅子,这场雨会不会叫别的什么雨。为什么独独叫梅雨,而不叫黄瓜雨、蚕豆雨,也不叫丝瓜雨,我以为与梅子的清高、独特的气息有关的。梅子和梅雨在我心中是有着较高地位的,古往今来的文人写到梅子和梅雨时也都感慨万千,唐代文学家柳宗元曾写过一首咏《梅雨》诗:“梅熟迎时雨,苍茫值小春,愁深楚猿夜,梦断越鸡晨。海雾连南极,江云暗北津,素衣今尽化,非为帝京尘。”没心没肺的我,读到这些词,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其实,我知道是绵绵不断的阴雨给我带来轻愁的缘故吧。
还有词人写道,“梅子黄时日日睛”。这令我很是惊诧的。我不知道是不是真有这样的梅雨季节,还是这个写词的人不住在江淮一带。或者,那个词人那年遇到了不正常的气候。梅子黄时,如果不下绵绵不绝的梅雨,那便是气候出了问题了。农人是喜欢梅雨的,梅雨时节,如果没有雨,不仅是没有了节气分明的感觉,还会使庄稼得不到滋润,对农作物和收成带来影响。因此,每到梅雨季节,我比农人更盼望梅雨。
听着梅雨滴答滴答,望着窗外媚雨如烟,嘴里吃着酸涩中带点甘甜的梅子,是一件十分快慰的事情。我知道,不需要几天,便会有梅子出现在我的桌上,因为,在乡下,父母比我更期待梅子早日成熟,他们知道我喜欢梅子。每年到这个季节,我会像期待亲人一样,期待梅雨和梅子的降临。
 
 2013.06.20
 
刘白: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南通市作家协会理事。出版有个人诗集《光阴倒叙》。有诗歌、散文、评论等在《星星》《扬子江》诗刊发表。有诗作收入《大诗歌》《江苏诗歌年鉴》等选本。

梅子黄时雨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